CANTACT 联系我们

慧能的禅宗更像引导术,是用来启发人的

1、佛在自心,不假外求。慧能的禅宗更像引导术,是用来启发人的,引导术是三个步骤的,a帮人找到自身的佛性,b找到束缚佛性的绳子,c帮助解开绳子。2、拿云岗石窟的佛像作个比喻,在佛陀的眼里,佛像就在山体的岩石中,凡人看不到,破论相当于凿掉山体岩石多余的部分,让佛像显现在凡人眼前。破论就是做减法,就是断舍离,佛性一直都在,去掉心中与佛性无关的部分,剩下的就是佛性。3、“成功=99%汗水+1%灵感”这个公式还有一个关键注解,1%的灵感要比99%的汗水重要,这也可以解释慧能为什么重视顿悟,反对一味坐禅,推崇行、住、坐、卧按本心行事。4、顿悟时刻如何引导和启发呢,靠机锋与棒喝,突如其来的斩断日常体验与理性思维的惯性。5、慧能的临终遗嘱:如果有人向你们求教佛法,你们一定要出语成对。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慧能担心修为差的弟子,混不上一口饱饭,教给他们一个两头堵的窍门。
课后思考:1,有求必应与人间疾苦,这个必须在宗教的语境中回答,佛陀当然要说已经回应了,你的心感应到了吗?佛在自心,不假外求。先检视内心,佛已经发力了,用心去感受吧。2,教皇曾经邀请顶级科学家们开了个座谈会,主要目的是为了达成一项协议:宇宙大爆炸之后的事,归科学,大爆炸之前的事,归上帝。佛陀聪明得多,任凭科学一根筋,佛学总是两头堵。对诵经祈祷做调查统计还要求严谨,这事有点背离佛学离苦得乐的宗旨,佛陀不追求终极真理。佛学体系有大智慧,运用智慧而不迷信。霍金相信万有理论的“依赖理论模型的实在论”会无限逼近真相。左手佛学,右手科学,左、右手互搏,只求用心若镜,。
我们都是饮食男女,在向上帝或者佛菩萨祈祷有求必应时,就像我们日常生活的饮食一样,这顿饭吃饱了,下一顿饭还要吃。向上帝或者佛菩萨求得一样东西后,人们很快就产生新的欲望,永无止境,这也许是苦海无边的来源吧,
典籍中上帝和菩萨有求必应,但现实中多苦难。这让我想起刚毕业那会儿自己的痛苦。象牙塔里被教育“善良终将得以伸张、罪恶终会得到惩罚”,但现实世界不一定善有善报,这就造成理想与现实的反差。典籍和教科书里描述了一个理想的世界,而人生活在现实世界。
考察祈祷和念佛的效果到底怎么样,可以从先天与后天两方面入手:①先天:祈祷念佛的人本身就“佛系”,在接触教义之前就有类似的价值观,佛学称之为慧根,为人处世本身就不至于太极端,所以祈祷和念佛对他们有效。②后天:虽然先天相对不足,但后天有主观愿望,所以祈祷念佛也可以对自身的言行产生影响,不至于走上歧途。所以效果虽然没有先天慧根者那么好,但也有正面影响。
祈祷和念佛都有个有效期问题。今天的祈福可以应验在今天、今年、下辈子、子孙……
祈福和念佛还有个有效性问题。受苦、平安、启示、喜乐……到底哪个是得了回应呢?佛教世人离苦得乐,成佛涅槃,人生的遭遇可以都是他给的提示,只不过即便他给了这么多,人还是无法理解和领悟。
因此这些难以证伪的事情,如何统计呢?
中观正论和斯多葛在外显上看上很去像。
中观是有无非有非无,不落偏;斯多葛是随内心而不执于外的去用行为面对。
按中观来说去统计祈祷和不祈祷的苦难其实都落边了,中观拆解苦难和吉祥根本没有边界去界定。在俗谛上,今日之吉或成后日之苦,今日苦或成后日之吉,这是恩生于害,害生于恩。 真谛中观认为有苦难也是没有苦难,没有苦难也是没有苦难,没有苦难也是有苦难。
斯多葛则讲究依内心而行,外在的苦难不需要计着。
依中观而修,"三间茅屋从来住,一道神光万境闲。"在加上类似于斯多葛的行事风格,"莫作是为我辨,浮生穿凿不相关。"
我今天理解到禅宗要比斯多葛更有超越,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