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NTACT 联系我们

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得

大学假期,我和一群大学生参加过一个法会,那时候有两个事情对我后来学习佛学的方向产生了影响。
第一件事是,早课的时候,我们朗诵《金刚经》,当时开场前,有个僧人说了个开场白,意思是书读百遍,其义自见,让我们专心诵读《金刚经》千万遍,经书本意会在某一刻自然浮现。接下来两个小时里,大家就投入读诵起经文,我实在不熟练,是怎么也跟不上节奏,于是只自顾自翻开经文慢慢看起来,结果发现,其实这是本对话式的会议记录,对白的意思基本是可以看得明白的,为什么不找个人来翻译解读下,而非要读诵个千万遍呢?
晚上的时间,有个分组讨论的环节,由另一位僧人带队一组大学生进行答疑,那天我在会上问了个问题,我说:“大师,这个禅修法会只有7天,7天后你们还在红尘外,但我们还得回到世俗里,如果我们按这些天的生活方式去生活,那肯定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困扰,但是如果不这样生活,我们又怎么保证自己的修行呢?”,当时这位僧人没能回答上来,只是用一句:“这个要在后期的时间多学习佛法来领悟”,然后尴尬地笑了笑。
所以这两个事情我今天总结起来,就是大部分人学佛犯的两个错误,一个是在理论学习上,不去理解,死记硬背,一个是在实践上,缺乏经验,甚至完全脱离。
一个学生,从大一读到博士,为什么还会迷茫,简单得说,也就是犯了上述两种错误。所以要把知识学到透,首先要在理论学习上理解和思考,再从实践中去检验和调整,这样才能够得心应手的去应用。所以当我看到很多年轻人还在紧跟着大师们,亦步亦趋时候,不免会生出一种无奈和同情。
另外,一个事情的发生,往往是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,学佛关键的目的是要消灭内因,使得外因孤掌难鸣,这个结果绝不是纯粹念佛就能做到的,因为念佛千万遍,如果可以成佛,录音机早已经成佛了。所以念佛只是一种辅助手段,为的是意识能够集中专注,而能够让人达到专注的,未必就一定得是念佛才能做到,所以苦苦念佛,而不知道本质的目的,也会让人误入歧途,更落迷茫。
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佛性,所以说佛在心中,莫向外求。罗梦鸿八年来反反复复只念一句佛号,念经的表面行为已经有了,但是内心对佛法的思考,和自身本性的反省还不够,用苏格拉底的话说:“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得。”
修行是一个精进的过程,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”,这种点滴的积累才有意义。罗梦鸿的念诵过于形式化,看上去他修炼了8年课时,实际上不过是把第一个课时重复上了8年,所以到头来内心依然是空空如野。
这种感觉,就跟我们学习理科一样,只是把公式背的滚瓜烂熟,而没有真正理解其中的内涵,平时可能不觉得自己有问题,到了考场才发现,这是最熟悉的“陌生人”。
我认为可能有几点原因,一是罗梦鸿缺乏慧根,资质比较差。正如慧能所说,“对那些资质低的人,只能说极乐世界很远,让他们一辈子天天念佛,死后才有机会往生”。二是修行不得法。如果修行就是修心,每天只是口诵佛号,而不去认真研读和思考佛经,怕是连佛号为何意都没搞清楚,又如何做到修心顿悟呢?三是教法似是而非。其教义里似乎参杂了老子的无为理论,那么罗梦鸿要修的究竟是何法?
关心了一下弥勒下生的时间,在佛经里还没有搜索到“弥勒寿终才下生”的说法,目前只看到有《佛说观弥勒上升兜率天经》,《菩萨处胎经》,《一切都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缘不食肉经》直接给出了五十六亿年岁这个时间。
《般泥洹经》直接给出了释迦摩尼佛灭度后一亿四千余岁这个时间。
《中阿含经》的中阿含王相应品说本经里面记载,释迦摩尼佛说弥勒下生时间为“未来久远人寿八万岁时”。
《古来世时经》里面,佛说“后来世人其命增长八万岁时”,弥勒菩萨说“我当来世人寿八万岁时”。
《佛说处处经》里“当来下,余有五亿七千六十万岁”,但是又提到,“假设释迦摩尼佛多住世一劫,待到弥勒下来作佛,共八十亿万人学道唯释迦弥勒两人得道…”,这里可以推断下生在下一劫,而且是下一小劫(一小劫即1679万8000年),按这个逻辑,弥勒下生距今还有840万年左右。这两段下生时间记载没法统一,狗血的是,它们还是上下文。记得以前还算出来过一个16万年多的答案,只是当初怎么算的都已经忘记了…也许这个时间只有天知道了……